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庶族无名 > 小说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荐师
    “吃吧。”衙署偏厅,陈默邀了徐福一起用膳,典韦端着一碗粟米几个煮菜放到徐福面前,看向徐福的目光带着几分敬佩。

    他当初就是为朋友报仇杀人被通缉的,遇上同等遭遇的徐福,自然也就多了几分同理心,对徐福颇为和善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去洗嗽一番。”陈默见对方只字不言,也不为难,微笑着说了一句之后,便开始用饭。

    倒是典韦在一旁也不吃饭,只是喋喋不休的跟徐福道:“放心,在此处无人害你,该吃吃,该喝喝,谁敢来抓你,我拧下他的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典韦?”陈默有些无奈的放下饭碗,看着典韦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典韦下意识的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今日饭食不合你胃口?”陈默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典韦看了看碗里的几块肉,能够顿顿吃到肉,在这年代,那绝对是富贵生活啊。

    “子曰:食不言寝不语!”陈默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典韦莫名其妙的看着陈默,好端端的突然拽文干嘛?

    “这位将军是请你闭嘴。”徐福大概是被典韦烦怕了,抬头看了一眼典韦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你会说话?”典韦愕然的看向徐福。

    徐福没再理他,默默地端起粟米饭,就着煮菜来吃,虽然有些狼狈,但依旧遵循着吃饭的礼节,一口口吃着,只是速度比较快,看来是真饿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卷宗,我已经看过了。”吃完饭,陈默擦了擦嘴,看向徐福道:“我该唤你徐福还是徐庶?”

    徐福是他本名,而徐庶则是他犯事之后的化名。

    “将军唤我徐庶便是。”对方对着陈默拱手一礼:“尚未答谢将军援手之恩。”

    陈默点点头,也没再这件事上多言,而是笑道:“剑术不凡,有任侠之风,能为友人拼命,但看你言语谈吐,却又颇有涵养,不似寻常游侠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家学。”徐庶也没回避,他算是寒门子弟,至于好武任侠,一来是这颍川之地,世家遍地,门户之见也更深,除了家藏的几卷竹简,他并无其他求学之途,二来他性格洒脱不羁,好结交朋友,也好管不平之事。

    “难怪。”陈默仔细打量着徐庶,虽然蓬头垢面,但气度确实不凡,微笑道:“可知我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公乃新任光禄勋,河东太守、河.南尹兼领司隶校尉之职。”一旁的典韦忍不住抬头道。

    看他那副得意的模样,不知道的,以为是在说他自己呢。

    陈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说说你读过哪些书吧。”陈默不想再聊这个,还是聊聊典韦不懂的领域,这憨货有时候插嘴真的让人不知道怎么往下接。

    “家传一卷春秋,庶颇慕春秋之风。”徐庶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时代不同,古人留书,是让我等明心见性,而非学习古人,这时代衍变,常人所思也在变化,以今人理念来说,如今再效仿春秋任侠之气,触犯律法也在所难免,春秋至今,已有数百载光阴,时移世易,许多当时对的东西,在如今来说,却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将军以为助桀为虐在如今看来,亦是正确?”徐庶反问道。

    陈默助董卓平定河东,将白波贼挡在白波谷,等于是让董卓没了后顾之忧,在许多人看来,陈默此举,虽是讨贼,却也是助董卓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做的每一件事,都是为朝廷,为大汉,从未为个人。”陈默点了点桌案,摇头笑道:“其次,董卓未必有错,而诸侯也未必是义举,你可想过,董卓为何会杀弘农王?我敢保证,若诸侯未曾起兵反叛,弘农王会活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将军认为弘农王该死?”徐庶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或者也可说为宿命,我不信,诸侯其实是希望他死的。”陈默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久闻将军善辩,今日一见,果非寻常。”徐庶叹了口气道,自己一向自认聪明,今日面对陈默,不但无从反驳,甚至还觉得陈默所言有些道理,索性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“那就再谈谈春秋吧,如今起了春秋,又从春秋说到战国、先秦各家政体的衍变,各家学术的兴衰,各国兴起或衰亡的过程和内因。

    陈默所学颇丰,对兵法、古今律法也都有研究,此刻说来,旁征博引,信手拈来,最后又回归到当今局势。

    徐庶虽觉陈默是奸臣,但对陈默才学却又颇为佩服,从头到尾,陈默没有说什么高深学问,只是讲述春秋到战国再到秦汉的时代演替,再拿如今与古代相比,仔细思索,确实如陈默所言那般,地方权势日增,朝廷对地方的管控越发薄弱。

    世家大族隐藏户籍,朝廷只能不断加税,若只是如此,大汉还是有继续延续下去的可能,但去年发生的几件大事,或者说,从先帝驾崩之后开始,大汉气数就开始朝着灭亡的深远不断跌落。

    说到底,造成如今这一幕,自然不可能全怪在陈默身上,若按照陈默这套理论来说,陈默一直都在设法稳定朝局,只是出的这个名字,他没办法拒绝。

    蔡邕乃当世大儒,若说出身或许算不上当世之罪,至少比起四世三公的袁氏来说,差了许多,但其在儒道之上的造诣以及名声,却堪称当世之最,能拜入蔡邕门下,是多少士人梦寐以求的事情,徐庶既有向学之心,怎能不知此人?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陈默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如何能保证蔡翁愿意收我?”徐庶冷静下来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儿欲招我家主公做女婿!”典韦终于听到一句自己听得懂的话,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陈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落在典韦身上,把典韦吓了一跳,嘟囔道:“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别听这浑人胡说。”陈默揉了揉太阳穴,看着徐庶道:“我与伯喈公有些私交,伯喈公也却有意将其女下嫁,只是未得家母准许,这婚姻之事,默不敢擅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“自……自然。”徐庶脑子有些懵,蔡邕这等人竟会选陈默当女婿,这让徐庶觉得陈默之前的话可信度一下子高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只看徐庶表情,陈默就知道这事解释不通了,也只能无奈询问道:“是否愿意?”

    “若能拜入蔡翁门下,庶自是愿意。”徐庶连忙道,语气也恭敬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去沐浴一番吧,明日随我去见一人,算起来,你若拜入伯喈公门下,与此人也算有些渊源。”陈默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“喏!”徐庶点点头,此刻对陈默的话就没那么抵触了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!”典韦见陈默面色不对,连忙起身想要跟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用,自有人会送,你留下!有事要你办。”陈默看着典韦,笑的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典韦魁梧的身躯一僵,尴尬的扭头看向陈默:“主公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陪我对练,只准守,不准攻。”陈默脱掉外袍,活动了一下臂膀道。

    “啊!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