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我在东京掀起百鬼夜行 > 小说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青丘星空陪伴,度过这一个个春夏秋冬
    许多人沉默。

    无法想象,那个活泼充满纯真,脸色始终挂着银铃般欢声笑语的小女孩,会与那连古老神魔见之都避让,绝代风华之姿,如同女神皇般霸绝的苏妲己挂上钩。

    或许这一切变化,就是因为这份恨、这份仇,使得她走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她到底经历了多少痛与苦才成长到如今。

    太苦了。

    带着族人灭亡之痛,背负了一族的仇恨,而这份仇却又遥遥无期。

    “玉藻前篡改历史……难道要传达给的人就是黄帝吗。”

    有人艰难出声,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如果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那么她现在说不定还没报仇成功,必然还在承受族人灭亡的痛苦,没法去释怀族人死在她面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好她至少拥有了纣王这样疼她的男人,不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有女生啜泣。

    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吗?在这无尽痛苦的岁月里,终于重新获得了温暖,得到了曾经族人般的呵护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女生话语说到此却是止住,不禁落泪。

    她想起华国历史商朝覆灭,纣王被‘那边的’囚禁。

    又一次……

    苏妲己得到的温暖又一次被夺走了,失去了。

    命运多舛。

    蓦然回想,苏妲己的一生充满了悲惨,青丘灭亡,族人死去,失去夫君,想要安静的生活却又始终受到打扰,被窥视着美色,找不到一点的美好经历。

    即使找到美好,也都短暂。

    “上川小姐,能否触碰下其他支柱。”有女生鼓起勇气,死死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这是进入宫殿以来,首次有人敢主动找上川千绘搭话。

    上川尊、上川千绘都是古老超凡世家的后代,尤为是上川尊凶威赫赫,令人敬畏,而站在她身旁的妹妹自然而然也让人敬畏起,不敢与之交谈,生怕自己说错话。

    没有一万,就怕万一,如果自己对上川千绘说错了话,惹得上川尊不高兴咋办。

    可现在有人鼓起勇气,她想要知道苏妲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就仿佛是想要为自己找到心灵慰藉一样,看着苏妲己的悲惨使得她同情,很希望她至少有过快乐,有过能在这无尽岁月下来用以度过这份伤与痛的安慰、慰藉、快乐之类。

    可以看到,女生话语说出,在场不论男女有很多人都露出了与她相同的目光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上川千绘不由看向上川尊,眼中闪烁的光与那女生一样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也很想去触碰其他支柱,想看看玉藻前的其他生平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去触碰,而是先询问向了上川尊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平安京都一角宫殿,她是陪着上川尊来的,目标是为了让上川尊强大,不想因为自己一点的私心从而影响了上川尊获得机缘。

    她怕自己触碰其他支柱会引发什么严重后果,使得上川尊失去机缘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,宁愿不去碰,不去知道玉藻前生平。

    “十二根记忆支柱有着保护,没人愿意被窥探记忆。”

    上川尊回应:

    “能看到这一根支柱记忆,还是因为这一角宫殿被破碎开,破坏到了这根支柱记忆保护禁制,其他的还有几根被破坏了保护禁制,只是那几根被破坏的被重新下了保护。”

    嗯??

    在场的连同电视机前的都是露出不解。

    这一角宫殿从平安京都城池破碎坠落,整个过程他们都亲眼看到,苏妲己没有对宫殿出过手,那禁制保护怎么被重新下的?

    自我保护功能吗,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上川尊没多大必要去提及禁制被破坏被重新保护,反正都看不了,提及了反而有点多此一举,除非……

    “可能不是苏妲己重新下的保护。”中田教授摩挲着下巴,倏然说道。

    瞳孔猛的收缩。

    高桥总监他们相顾,齐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姜太公!!!”

    话喊出,他们吓得慌忙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保护禁制被重新下,如果不是玉藻前,那么就是其他人做的,而平安京都一角宫殿落下,唯一碰触过的只有姜太公。

    可以几乎断定,这一定是姜太公干的。

    他重新对那些破坏掉保护禁制的支柱下了保护。

    高桥总监他们捂着嘴,互相交流着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跟我想的一样吧,是不是那么想的。”高桥总监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长久以来相处的默契,其他人看出高桥总监打的哑谜意思,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他们猜侧,姜太公十有八九是想隐瞒着什么。

    目的是不想世人知晓苏妲己的其中某个生平。

    毕竟传说中他能卜卦测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上川尊敢说,不怕惹来姜太公愤怒,除了上川尊来自芦屋家,而芦屋家疑似和东方有关系外,估计最主要一点还是他又没说出辛密,只是多提了一嘴。

    姜太公在怎么不讲理也不是这么个不讲理的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姜太公是想要隐瞒什么?

    会是商周年代的辛密吗,还是说其他的?

    众人叹气。

    现在想那么多没有用,记忆支柱被重新保护,他们没法去找寻线索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是姜太公出手,那么想要强求上川尊帮忙打开保护禁制看生平是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那算了。”

    上川千绘倒是没有过多失望,看生平跟上川尊夺机缘比起来,后者的重量更重,她选择后者。

    上川尊揉了揉上川千绘的头发,伸手指了指头顶这片星空殿顶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感受错,这片星空应该是上古时代青丘的星空,苏妲己她将曾经的青丘星空截了下来,作为这片殿宇的殿顶。”

    包括上川千绘在内,众人身子一震,齐看向上川尊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,尼桑你没骗我?”

    上川尊微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抬头看向头顶这片星空殿顶。

    这就是曾经上古时代,那片青丘的星空吗,那个生活着热爱和平的青丘九尾狐一族上的星空。

    族人逝去,夫君被囚禁,至少她不是什么都没有,还有这片曾经的青丘星空陪伴,度过这一个个春夏秋冬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