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源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灵剑尊 > 小说正文 第4065章 生命武装
    朱横宇也没有隐瞒,一边测试着金属伞的各种功能,一边随口道:“这叫七星破界伞!”

    七星破界伞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陆子媚大约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一柄专门用来破除界结的法器。

    用七种宝石的力量,凝结为七星之力。

    而七星之力,正是白了也是水系力量。

    雨伞本就是用来挡雨用的,因此其形克水。

    正在陆子媚思索之间……朱横宇已经撑起了那柄七星破界伞,淡然道:“好了,咱们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出发?

    看了看朱横宇,又看了看他手中那柄雨伞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陆子媚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一共花了两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随便便的,炼制了一把雨伞,这就要破关了?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创造出铁甲战舰的玄冰魔皇,引动极地之力布下的界结,就这么好破?

    只要两刻钟,他就炼制了一柄破结法器?

    带着满脑子的疑惑,以及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陆子媚和朱横宇一起,并肩朝对面那白色的冰皇魔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哗啦啦啦……刚走出没几步,周围的景色一变,瞬间变得阴暗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,从,那头盔本就是以羊角为核心,炼制而成的。

    再往下,则是一整套战装。

    其中包括了铠甲,护手,占裤,以及战靴。

    整套铠甲,是最最标准的五件套规格。

    看着那套战装,散发出的黑赤色光晕。

    朱横宇不由得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单从这套战装散发出的光芒,就可以看出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套战装,绝对是顶级的法器。

    难道说,这就是魔羊族的传承圣器吗?

    不……当然不可能是!魔羊族的传承圣器,可不是什么铠甲,而是一柄法杖。

    据说……这柄法杖,乃是用羊族的始祖。

    羊祖的头颅,炼制而成的。

    具体什么样,有什么功能,朱横宇暂时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毫无疑问,那绝对是一根法杖,而不是一套战装。

    思索之间,朱横宇迈开脚步,走到了那套战装之前,近距离打量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……陆子媚微笑着走到了朱横宇的身边,看着这套战装,细声介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套战装,是玄冰魔皇主战铠甲。

    以前,玄冰魔皇还没有成为魔羊族的魔皇时,穿戴的就是这套铠甲。

    不过,自成为魔羊族魔皇之后,这套铠甲,便被闲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魔羊族的魔皇,秦胜的衣食住用,都是非常讲究的。

    可以不强大,可以不犀利。

    但是却一定是美观,大方,富丽堂皇,充满皇家威严的。

    这套战装,虽然确实非常强大。

    可是色泽却太过暗沉。

    那赤红色的滚边,又太过妖艳。

    因此,自从玄冰魔皇上任之后,就再也没穿过这套战装。

    看着这套黑赤色的战装,陆子媚轻轻伸出手,抚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凄迷的摇了摇头,陆子媚道:“如果当初魔皇穿着这套铠甲的话,也许就不会死了,哎……一切都是命啊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听到陆子媚的话,朱横宇顿时一头的雾水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从陆子媚的话里判断,这套黑漆漆的战装,似乎比魔羊族魔皇套装还要强大吗?

    这套铠甲,名为生命武装!这套战装,是专门为了群战而设计的。

    当年,玄冰魔皇之所以能在炼狱魔王的狂攻下,依然坚持得住,靠的就是这套生命武装!这套生命武装,可以在遭受攻击时,汲取对方的能量,转化为治愈光波,治疗铠甲内的魔体,至于其身躯遭受的创伤。

    穿上了这套生命武装,就等于有一个拥有魔能调和的修士,随时跟随在身边,不断的对他释放魔能调和。

    除非在短时间内,遭受了难以承受的攻击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即便战的再久,也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即便受了伤,也会瞬间在治疗光波的治疗下,瞬间痊愈。

    愈战愈勇,说的就是这套生命武装!如果当日,秦胜穿的是这套生命武装的话。

    就算依然不是那些妖族大能的对手,也绝对可以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而不至于身受重伤,透支了灵魂和生命,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除了这无限释放的治疗光波之外,整套生命武装的防护力,以及其他方面的性能,都只是中等偏上,并不算拔尖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玄冰魔皇来说,有魔能冰甲在,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防御力。

    谁又能破开玄冰魔皇的冰甲呢?

    有几个人的能量,能打穿冰甲的防御呢?

    听着陆子媚详细的解说,朱横宇不由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一挥手之间,将那套黑赤色的战装,给收进了冰皇手环之内。

    按照朱横宇与陆子媚的约定。

    这里的一切,除了玄冰之力外,全都是朱横宇的。

    因此,朱横宇可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该是他的,就是他的,没必要,也不需要客套。